角匠

苍白的人生就这粮还有一丝温暖……

格式删除:

是 @角匠 的生贺(.)


虽然水准只能丢脸我



学生pa


里斯是在高中联谊的时候和马库西玛斯成朋友的,不是说联谊对象,他在被拉去联谊撑场面时从没想过去盯着对坐的女孩子看,毕竟另外两个朋友瞪着他生怕他出手。当然也不是说马库西玛斯是对坐的小姐姐之一,男左女右座位的前提下不知为何隔壁企业的大老板玛尔瑟斯一直出现在室内中央的电视里,这也许能说明很多事。



里斯也没有多看电视,他甚至想出去跑跑步健个身,闷在室内不是他喜欢的。在在场除他外所有人都开始飙歌时他终...

今天整理的时候惊觉自己是弱智。

竟然选错了发布形式。

迫于强迫症又来了一次。

非常不好意思我真太丢人了。

腰带

-群里对比了这两人的腰带于是就忍不住狂草一波

-仍旧是和无差没什么两样的里马

-我要享受几小时后被打脸的过程

白衬衣松散地垂在腰间,给人一种空荡荡的感觉,总像是少了些什么——实际上就是少了些什么。每当战斗时马库西玛斯那激烈的动作总会令衣料掀起,与他那身体面的服饰严重不符,甚至还给部分可能有强迫症的同伴们带来了困扰。可不管被困扰的是谁,最后被推出去和他谈话的也只会是里斯。“除你以外他亲近的还有谁呢。”里斯无言以对,只得抓挠着自己的头发,来掩饰尴尬。

“你觉得我需要一根腰带?”对方将他费九牛二虎之力才提出的意见简单扼要地复述了一遍。他点头称是。

“我不会系腰带。”对方又直白地道出了问题的...

泰瑞尔决定去死

-现paro,很稳健的同事泰C

-但塞满了林私货

-且肯定会有OOC

泰瑞尔在一种极其难看的睡相中醒来,他身下的床单像刚经历过一场浩劫,但这是他独居的公寓,也没有被闯入的痕迹,是他昨夜在梦里将自己用被子做成了一个卷饼。

他所刚经历的噩梦有种种细节都显得过于生动,于是为了确认这一点他翻了个身,从被子里滚出来并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星期三,下午两点五十一分——他不敢相信自己竟旷班了。比起担心被扣工资,更令他无法接受的是这一事实本身——只怕是会在办公室里沦为两到三星期的笑柄。与此同时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怖升腾起来,悄无声息地蔓延着,在沉默中吞噬了他。他紧扣住手机的边缘,力道之大甚至使它颤抖着。泰...

暗搓搓用宫格藏起那见不得人的摸鱼。

马库斯R5剧透注意。

虽然是灵魂作画应该没人能看懂。

虽然我还并不想失去我的爸爸

-失去爸爸的真后续

-有谈恋爱的里马,注意避雷

-夹带了很多私货,也可以说是不那么甜蜜的HE

-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治疗,OOC使我快乐(喂。)


迪诺在回家时遇到了林奈乌斯。据说他已经有些岁数了,熟人都管他叫老林。而迪诺和他只是在工作上有一面之缘,但令人吃惊的是他们都认得出彼此。

“是迪诺先生啊,能不能帮我个忙呢?”他面色为难地拿出一盒没拆过的甜甜圈,“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原本是打算拿来犒劳下属的,最近大家都很辛苦……但他们一个突然说是要减肥,另一个也不知跑哪儿去了……我一个人又吃不掉那么多,就这么放着不管的话总觉得甜甜圈很可怜……假如您愿意收下他们……”

迪诺总觉得林奈乌斯所困...

赶在这边时区还是11月2日时做完的。尽管也没什么意义,不打tag了。你两天生日都加班,推图意味。

 

我将永远失去我的爸爸

-Unlight,算里马,虽然也可以是无差

-还塞了一点点出迪,就不打tag了

-现paro,有借用一些喜闻乐见的设定

-目标是温馨压抑的日常系,觉得有OOC也请温柔一点

-标题是瞎打的!请不要介意

马库西玛斯在午夜的大街上失忆,有关于自己的事除名字以外一样都不记得。从漆黑橱窗映出的衣着来看,像是在变装出行。自己正躲避着什么?他不知道,连同从哪来、要去哪里这类的指向性问题,或是突然失忆的原因,一起全忘得干干净净。路灯光打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寒意能轻易地渗进骨子里。他低头沉默地踱着步,像在等待着某种启示或契机。就在这时,一只手从背后搭上了他的肩。

“大半夜的,瞎晃悠什么呢?”他转身看...

©角匠 | Powered by LOFTER

We were never welcome here at all